潑茬胘第七零三章蹧秱袘

第七零三章

两人便亲亲热热的开始喝酒,先是互相祝贺攻下齐楚,又互相吹捧对方劳苦功高,不知不觉便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了。这时秦雳才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这天下还没太平呢,兄弟就只带两个卫士出来,不是为兄的批评你,是在太危险了,”说着呵呵一笑道:“你学得这是沛公,还是关公啊?”

沛公赴过鸿门宴,后来夺了天下;关公赴过单刀会,后来被人砍了。秦雳现在提出来,其中意味可就耐人琢磨了。

场中将军顿时安静下来,只听武成王淡淡笑道:“客人能当成什么,关键看主人。”

“哦,这么说,兄弟打算逆来顺受了?”秦雳呵呵笑道。

“当然不是。”秦雷冷笑一声道:“我的意思是,主人要是项羽,他就得自刎乌江,主人要是露宿,他就要以礼相待。”谁都听出他这话里带刺,场中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秦雳却仰天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道:“我早就知道,老弟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来来来,喝酒喝酒。”

两人谈笑无忌的喝了一阵,秦雷的面庞便微微发红道:“干了杯中酒,咱们就算了吧,晚了路黑,地面上不太平啊。”

“刚才还说天王老子都不怕呢。”秦雳似笑非笑道:“既然怕就住下吧,你我兄弟二人一醉方休,醉了就抵足而眠,岂不痛快?!”www.smxcu.com 燃文小说网

秦雷醉态可掬道:“不喝了,再喝就得出丑了。”说着便起身要走。

秦雳突然变色道:“五弟,你这是不给哥哥面子?!”大帐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一个靠门坐的将军悄无声息的起身,不一会儿,帐外便传来一阵阵兵甲声音。

在下首陪坐的石勇,也悄悄掏出一枚火箭扣在手中,只等王爷下令,便发射出去,召唤援军。

大帐里变得很静,却充斥着浓重的火药味。

然而充任卫士的沈冰和石敢却面不改色,依然目不斜视的挺立着。

秦雷却不生气,仿佛真的喝大了似的,亲热的拉着秦雳的手,笑眯眯道:“大锅你太热情了,按说兄弟该给你个面子,只是今天我实在有事……”

“什么事儿?”见他笑,秦雳也跟着笑,只是总有几分皮笑肉不笑。

“按说是不该告诉别人的,不过大哥自然例外。”秦雷压低声音道:“实话告诉你,我们要去实验一种新型武器。”

“什么武器?”秦雳不由来了兴趣。

“人体炸弹。”秦雷呵呵笑道:“就知道从你这里出来,准得天不早了。为了节约时间,我让他们一早就装备到身上了,就等着走出几里地,便爆一个玩玩呢。”说着一拍手道:“给勇亲王看看,请他老人家指导一下。”

也不管人家愿不愿看,石敢和沈冰便解开鼓鼓囊囊的大衣,缠了满身的**登时显露出来……好家伙,一个就得五六十斤吧。

秦雷献宝似的介绍道:“为了能让爆炸更壮观,他们身上的**是我给配置的,比现在的军用火药要强十倍。”说着一比划整个营帐道:“两斤就可以将这么大的地方夷为平地,要是两个同时爆了,至少方圆一里,是别想找一个活物了。”

帐中的将军们都知道现在的军用火药,便是武成王亲自配置而成,因此对秦雷这话深信不疑,纷纷倒吸冷气,不由自主的向外挪了挪,不敢挨得太近。

秦雷还没够,继续介绍道:“看到他们食指上戴的扳指了吗?那其实不是扳指,而是**的拉索,只要那么一拽,就立刻爆炸,可方便了。”说着满脸真诚道:“要不大哥你试试?”那些将军顿时将心提到嗓子眼,唯恐那两个‘人体炸弹’手一抖,将大家都报销了。

秦雳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叹口气道:“来我这吃法还想着工作,是在太不应该了。”说着起身道:“可不是我不留你,是你要走留不住。”便把秦雷送到营门口,让风一吹,秦雷的脸更红了,大着舌头道:“大锅,刚见面就要分手,弟弟我真舍不得呀。”

“为兄也舍不得你。”秦雳淡淡笑道。

“那你就送送我吧?”秦雷紧紧抓着他的手腕,嘿嘿笑道:“兄弟我还有好些话要跟哥哥说呢。”

众将军心中哀鸣道:‘好狡猾的武成王,唯恐咱们派军队追杀他,还要把我们王爷扯上作人质。’但他们也知道,这次连人家单刀赴会都治不了,也就再也没有擒住他,改变历史的机会了。

一念至此,将领们气色灰败,仿佛霜打的茄子一般,全都蔫了……

秦雳只好亲自送行,两人乘快马一口气驶出五六里地,将所有人都甩在后面,这才勒住马缰,相视哈哈大笑起来。

秦雳擦擦眼泪道:“想不到你能想出这么个法子,实在是太符合你的个性了。”

“东施效颦罢了。”秦雷嘿嘿笑道:“我也想跟关云长单刀赴会似的,可没有那个胆量啊。”

“难道你还真以为我会伤害你?”秦雳双目微眯道。

那只有天知道,秦雷感觉转化话题道:“想不到大哥演技如此高超,小弟我是在佩服佩服啊。”

“不是我鸡蛋里挑骨头,五弟你虽然是此道前辈。”秦雳摇头笑道:“但此次的表演失于浮夸,表演的痕迹太重,亏着是我手下那帮粗人,若是乐先生在,定然一眼就看穿。”他也不愿再提,方才大营中那一番做作,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双方交锋试探不知多少回,谁又知道是真是假呢?

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重要的是结果,难得糊涂,难得糊涂吧。

“是我疏于练习了。”秦雷呵呵笑道:“说起乐先生,我还真挺想他的。”

“是啊,很有趣的家伙。”秦雳啧啧有声道:“可惜一打完仗就跑了,跟急着回家娶媳妇似的。”

“就是去娶媳妇了。”秦雷怪笑一声道:“以后若有机会再见,你我就得管他叫姑父了。”

“姑父?”秦雳瞪大眼睛道:“我大秦今日哪有大长公主让他尚?”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想上总能上的着。”秦雷岔开话题道:“今天这一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觉着你是出力不讨好呢?”

说回正题,秦雳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轻声道:“我是在自救,也是在救那班跟着我一二十年的老兄弟。”

“从何谈起?”秦雷微微皱眉道。

“我先用些个很显眼的细节,预先向你表明并无恶意。”秦雳微笑道:“然后又在宴席上故作姿态,仿佛真要将你挟持一般,这是做给他们看的。”

秦雷默不作声,听他继续道:“我在宴会上公然威胁未来的皇帝陛下,你不治我的罪是说不过去的,然而你预先知道我并无恶意,应该不会过度惩罚吧……给我个卸甲归田,安享晚年就行了,好不好?”

“你没必要这样的。”秦雷沉声道:“我不是那种容不下人的人,天下足够大,也足够你我驰骋,为什么要急着自废武功呢?”

“我要是不自觉点,早晚会被手下那帮家伙给害了。”秦雳沉声道:“他们向来在我的麾下,难免会染上我的骄纵之气。而且与你的部队区别很大,对你也缺乏认同感,这一切的一切,都会让他们无法认清形势,可能做出些傻事来。”

“现在你弄出这么一出,便断了他们不安分的念头,让他们能老老实实的过日子。只要他们不乱来,我看在你主动下野的面子上,也不会动他们的。”秦雷恍然大悟,由衷的赞叹道:“大哥确实是条仗义的汉子,为手下兄弟们考虑的周详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秦雳叹口气道:“在没有靠山了以后,还想象以往那样嚣张,是这世上最愚蠢的事。我得让他们记住,你是多么的彪悍,这样他们日后就会多一份敬畏,多一份稳重,也能少给你找点麻烦。”

“意思我全明白了。”秦雷望着自己的大哥,低声道:“只要他们不做乱,我会对他们一视同仁的。”

“那就好。”秦雳点头致谢道:“谢谢兄弟。”

秦雷轻轻捣他一拳,笑骂道:“你我兄弟还用说谢了么?”见石敢他们追进了,他压低声音道:“你真不用急着退休,我将来还像西征中大陆呢。”

闻听此言,秦雳眼前一亮,但旋即又黯淡下来,摇头道:“算了,国内百废待兴,继续休养生息,没有个十年二十年的,你根本没法西征,到时候我就是个六十多的老头子了,能不能上马都是问题,还跟年轻人抢什么?”

这时石敢和那些镇东军将领过来了,两人便知机结束话题。秦雳翻身下马,恭恭敬敬的给秦雷三叩首道:“微臣秦雳,叩见主公。”

见自家王爷俯首称臣,那些个将领也知道事不可为了,便纷纷下马,跟着秦雳叩首道:“我等叩见主公。”

秦雷生受了这三拜,颔首笑道:“大哥请起,以你的身份功劳,日后不必拜见,作揖便可。”

“谢主公隆恩。”秦雳便站起身来,拱手道:“微臣属下精锐,任凭主公调遣。”

“我等愿追随王爷,夺回中都城。”将领们知机道。

“好好好,”秦雷颔首笑道:“孤就期待你们再立新功了。”

秦雳这边一定下来,大秦军队便全部回到了秦雷手中,但在重回中都城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

一天后,他下令沈潍,鸩杀齐国融亲王,斩首二百余名王公旧臣,受株连者达到两万余人,这还是秦雷几次重申,要慎重量刑的结果。

几乎是同时,驻守南楚的杨文宇,也收到王命,开始有计划的抓捕消灭旧楚官绅,株连者达到一万余人……

三天后,秦雷又下达‘告全国人民书’,整篇文章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说明现在的天下形势……一百万大秦精锐军队效忠于我,除了中都这弹丸之地外,神州大地尽在我手,一个继前唐之后,新的大一统帝国呼之欲出了!

然后向全国人民重申,国家信用高于一切,绝不会赖掉巨额的债券及利息。本年度的两千四百万两白银的利息,将在年底按时支付。

此诏书一下,立刻粉碎了秦霑和阴无异的谣言,使本来就对其不抱好感的中都军民,更加憎恶他们。二位篡国者几乎没享受一天舒心日子,却饱受众叛亲离之苦,天可怜见啊!

等待毁灭的日子无疑是极其残酷的折磨,秦霑只能不停的服用春药、奸淫宫女,用快感冲淡心中的恐惧,知道阴无异忍无可忍,当着他面放狗咬死了两名赤身**的宫女,终于将持续勃起的六王爷吓萎了,吓醒了。

“请王爷登基。”为了让秦霑振作,阴无异不得以出此下策,好在效果还不错,当展示出昭武帝的传位诏书后,再经过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登基典礼,大秦六皇子秦霑,便成为了一名皇帝。

恍若旧相识啊,公良羽同学……

就在秦霑登基后的第三天,天佑九年七月十七,城内突然出现无数传单,言明大军三日后攻城,拨乱反正者重赏,不附逆贼者无罪!

等秦霑反应过来,传单都已经遍布都城的每个角落了,他干脆省下这份力,任其飘飞了……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攻城日期,就算垂死挣扎也要蹬蹬腿,他强打精神,命令军队组织防守,强拉民夫上城协助,在一片鸡飞狗跳中,三天很快过去了……

七月二十是个艳阳天,夏日的朝阳来的特别早,寅时中便已经天光大亮了,然而整座京都并没有随着日夜交替而醒来,百万百姓全部躲在家中,钻到地窖中,唯恐会被兵灾波及。整个中都城的大街小巷都是一片空荡荡的,万人空巷就是这个意思。

明明有百万之众,可这座城分明已经变成毫无希望的死城,这种反差让站在皇宫城头,鸟瞰中都全城的秦霑差点郁闷致死……阴无异让他去外城墙鼓舞士气,然而他已经被恐惧压垮,不敢去面对秦雷,也不敢去面对失败,只能躲在这里,躲一会儿是一会儿吧。

便在此时,袅袅晨风忽然带来一声轻响,神经严重过敏的‘皇帝’陛下,突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满面惊恐道:“是不是外城门被打开了?”

边上的内侍强笑道:“隔了那老远,咋能听见呢?陛下太过忧虑了。”

是啊,听不到马蹄声声,刀剑相交,没有看到旌旗舞动,隔着这么远,应该听不到城门打开的声音才是。但秦霑确实是听见了,因为在那一刻,中都城的所有城门都被从内部打开,将四通八达的大道,敞亮在平叛大军的面前。

不一会儿,烟尘四起,号角渐响,若是在半空中居高临下望去,便可以发现十数支骑兵队伍,如滚滚铁流一般,卷起漫天烟尘,沿着入城的大道势如奔雷的驶向城内。

这些队伍的节奏性是如此之强,几乎不分先后的从各处城门呼啸而入,站在皇城城头的秦霑,这下可以清晰听到清脆的马蹄声,很快如奔雷一般,正轰隆隆地从四面八方,向皇宫的方向杀来!

秦雷的军队正大光明,不受任何阻碍的从中都九门同时入京!以堂堂正正之势压城,营造出如此可怕地声势!

便是一瞬间,中都城中马蹄如雨,换了天地。

“守军都去了哪里?”秦霑张皇失措的尖叫道:“都投降了吗??”

这不是攻城,这是平叛。这是人心向背,这是大势所趋,任何妄想螳臂当车者,都会被无情的碾碎!

在漫天烟尘之中,一面面大大地军旗猎猎招展。所有的军旗都是一模一样——在纯黑色的旗帜上绣着金色的秦字。秦字的每一撇每一捺都如钢刀一般猛烈挥出,杀气十足!

叛军的防守一触即溃,秦军仅在承天门前遇到点抵抗,那是不甘失败的阴无异,在进行最后的挣扎,然而随着大军从其余城门攻入皇城,很快被淹没在滚滚铁流中,阴无异被乱军践踏成泥。

仅仅到了中午时分,秦雷的大军便重新控制了中都城除了宣政殿之外的每一个角落。

因为里面有合法、非合法的三位皇帝,秦军不知如何处置,只能围困起来,等待武成王前来处置。

事到如今,秦雷已经不想再聒噪了,他挥挥手道:“拆了,将秦霑捉来见我。”

士兵们完美的执行了他的命令,撞破宣政殿的每一扇窗户,每一张门,从四面八方冲了进去,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便将五花大绑的秦霑送到了秦雷的面前。

望着那蜷缩在地上不停发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皇帝’陛下,秦雷厌恶的皱皱眉道:“将他那身皮拔下来。”石敢赶紧命人解开绳索,将秦霑身上的龙袍除下。

秦霑这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叩首如捣蒜道:“皇兄饶命,皇兄饶命……”

轻蔑的看他最后一眼,秦雷面无表情道:“若留下你的性命,这天下还有可杀之人吗?”

天佑九年七月三十日,重新清醒过来的天佑帝秦霆,举行禅位大典,正式将大秦皇位禅让于秦雷,自身避居江南水乡,被秦雷奉为‘隐帝’,划苏杭嘉绍一代为其安养之所,直至终年。秦霆享年五十三岁,其无子,秦雷过继第四子秦榆延其嗣,封为江南亲王,双亲王爵,世袭罔替……秦榆是秦雷的第九个孩子。

天佑九年八月初一,秦雷正式登基称帝,年号‘龙腾’,次年改元。

同日,以戕害父皇、阴谋叛国等十项罪名,赐秦霑毒酒,追封哀王,其无后,此脉断绝。

天佑九年九月初九,秦雷封赏群臣。

晋大皇兄秦雳为忠义勇武并肩王,食邑五万户,世袭罔替双亲王。其所生三子,除大世子外,皆封郡王。秦雳享年九十三岁,无疾而终。大秦二十四功臣为第二,以灭国之功居之。

晋三皇兄秦霖为哲亲王,食邑一万户。享年六十岁。

晋四皇兄秦霁为德商亲王,食邑三万户,世袭罔替。享年六十岁,与秦霖同日而亡。为二十四功臣之六。以利国之功居之。

追封义兄伯赏别离为忠烈亲王,其子伯赏赛阳袭其爵,为义亲王。伯赏别离为大秦二十四功臣之第一,以灭国之功居之。伯赏赛阳为二十四功臣之第八,以百战百胜,救驾之功居之。

赐张谏之为秦国公,张谏之任丞相二十年后告老还乡,七年后卒,享年七十七岁,追封为泯王。大秦二十四功臣为第三。以总管之功居之。

赐乐布衣为神国公,不知所踪,没有下文,传说与一女子出没于名山大川之间,神龙见首不见尾。大秦二十四功臣为第四,以帝师之功居之。

赐杨文宇为楚国公,大秦二十四功臣为第五,以洞庭湖水战之功居之。

赐沈潍为宋国公,大秦二十四功臣为第七,以扶危济困,不离不弃之功居之。

这四位乃是公爵第一等,皆赐丹书铁券,免死金牌。

又赐皇甫战文、沈青、沈冰、楚破、楚落等十人为郡公,皆赐免死金牌。另追封石猛为威猛郡公。

又赐石敢、石威、马奎等三十人为县公。另追封俞钱为郡公。

至于侯爵八十人,伯爵二百人,其下不计其数……

...

推荐阅读:

末世之废物 带着网文去重生 修仙从星际开始 顶流夫妇官宣后成了国民cp 长江诡船 我的蔬菜店真要倒闭了 皇天战尊 不正经侦探指南 农家娇女 重生之宠夫无度 天燊 血源觉醒 禾天下 回到过去当球王 剑仙-剑之修真者 绝世小神农 宠妾灭妻?本宫专治恋爱脑 我有特殊的外语技能[综] 纳米核心里的基因系统 打职业的我绝不加班啊 云尊天下 且以深情共白头 诡异档案之冥女 爆笑狂妃:妖孽邪王,来战! 网球:悟性逆天,我开创神之技! 诸天万界:从大明帝王聊天群开始 柯学:我竟然从第1集走到大结局 今天琴酒跟我单干了吗 大佬姐姐们倒贴主角?我被迫无敌 盘点万界十大逆天功法,吓尿诸天 极品霸帝 九天帝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