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万字

“好了好了。[.超多好看小说]”明绣打断他的话,又重新低头认真织起自己手里的毛线,连头也没抬一下:“早该知道成婚之后应该要分家的。大哥,你看看你是要哪一边,或者我直接折了银子给你,你们回京城去吧,我也侍候不起公主殿下母女,往后也尽量少来往吧。”

叶明俊听她冷冷淡淡的话,胸口如遭重击,看着明绣说不出话来。

明绣也不管他心里是如何想的,自顾自淡淡道:“或者你要这边的宅子,我另外再重新令人修建房屋,反正住一屋檐下我也心烦,趁早离开了,还不如能保留一丝情面儿。”

听她冷冷淡淡的唤自己大哥,以前从未有过的,叶明俊心口就一阵阵的绞痛,眼泪也险些流了出来,已经许多年没尝过哭的滋味儿,这会儿看明绣淡然陌生的样子,他眼睛酸涩得厉害,看着她发呆道:“你说什么?”不过是自己问了两句,她就说这些话,两兄妹当初相依为命走过来,这么不容易,谁都没有说过要放弃,可是现在,眼见着日子好过了起来,自己也成婚有孩子了,偏偏明绣却要放手了。www.djymu.com 萤火虫小说网

以前叶明俊总觉得自己欠明绣许多,不想她再为自己做什么,只想尽力报答,原本是不想再靠妹妹照顾的,可是这会儿明绣冷冷淡淡说真要不再亲近着他,理睬他,叶明俊心里却是慌乱了起来,空落落的,像是极害怕一般:“胡说什么,我只是问两句,怎么就说这样的话来?”

“我也不愿意再多说什么,只是我不喜欢周敏,叫她往后哪儿凉快滚哪儿,不要再在我面前碍眼,看着就恶心,她那闺女也离我远一些。真当我没见过孩子一般,宝贝什么!”

“你……”叶明俊脸色大变,不知道今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明绣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有些不敢相信,又有些害怕,拉着明绣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就说这些,绣儿,难道有什么话你还不能跟哥哥说?非要说这些话来伤我的心?咱们兄妹俩自幼就相依为命,有什么不好与我说的。至亲兄妹,你的性子我了解的。”

听叶明俊这么一说,明绣眼眶微红,叶明俊看她这模样,心里松了口气,只要她还能软和下来那就好,叶明俊又认真看着她:“哥哥的性子你也知道,我不怪你。知道你肯定是被气着了,有什么事跟哥哥说,你以前可从未有事瞒着我的。”叶明俊说起两兄妹以前的事情来。声音也不由有些酸涩。

明绣眼眶微红,想到当初叶明俊对她好的种种,干胸将手里的毛衣往小几上头一掼,坏心情一览无余:“周敏自生了女儿,每日就抱了孩子过来,非得压着别人一头!”说着,又将她不愿意要乳母,结果最后没奶了,又要她帮着找乳母,要求又高。挑剔了好几个皇后送来的嬷嬷,几次之后,人家不送来了,她话里又酸溜溜的挤兑她,最后又非逼着何翠翠给孩子喂奶,导致何翠翠自个儿的儿子喝不上奶。吃些米糊糊,生了病现在还发着高烧的事全说了出来,又说了今日和周敏吵架时的话,脸上还气鼓鼓的。

她说得又快又急,毫不客气,丝毫没掩饰对周敏以及叶盈玉的不喜,叶明俊虽然知道女儿是无辜的,不过他清楚了解自己妹子的性格,能忍到现在才爆发,已经是极给他脸面了,难怪他刚刚这么一问,她立马就生气了,忍了这么长时间,才在自己面前爆发,他心里感动无比,同时又气又羞,没想到周敏背地里做事竟然这么不靠谱还霸道,今日竟然还有脸在自己面前不经意的哭诉,没说明绣一个坏字儿,却让他想了许多,这女人确实厉害,也怪自己在她生完孩子之后,看在女儿份上,倒是被她蒙了一回,险些跟妹妹翻了脸,叶明俊一想到这些,脸色青白交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边沉静了下来,那边周临渊就不经意的转头过来看一眼,见明绣气鼓鼓的样子,嘴角边不由带出一丝微笑来,总算是发泄出来了,她这性子鳖了好多天,连自己看着都替她难受,忍了这么久,今日发泄出来,估计她会好受一些,不然上了火,嘴里都有好几处地方因上火而化了脓,每回吃东西说话时都下意识的捂下嘴角皱下眉,偏偏还沉默了好多,以为自己看不出来她的异样呢,只是怕自己解决了周敏,她这股火气发泄不出来,憋在心里久了,憋出事情,所以周临渊才一直忍着,要她自个儿动手。

明绣不知道周临渊的想法,还以为自己是瞒他瞒得好,这边看哥哥面沉似水的模样,她不厚道的笑了笑,知道周敏这回恐怕真是倒霉了,算计到自己头上来,还以为她是当初的小白花呢!就算她是当初那个因自己而受害倒霉和亲的人,让人怜惜让人同情,就算那时自己哥哥与她感情正浓的时候,她这样倒霉也没有令叶明俊因此责怪自己半分,这会儿骂了她又怎么了,还以为地球都围着她转了。

两兄妹没有再说话,坐了一阵子,明绣自个儿没坐住,这两天她晚上睡觉时不踏实,白天又因周敏心情不好,气得牙根儿疼,说不出话来,今日发泄了一通怒气,如今又跟叶明俊告了她黑状,这满身上下都舒坦了,整个人也疲懒了起来,又坐了一阵,也不搭理还沉默的叶明俊,自个儿跟周临渊打了招呼就要走。周临渊这会儿看她眉宇间的轻松之色,眼睛下头还留了一圈青影,也心疼,让她等了一下,回头将这把牌打完了,随即站起身来,招呼着心不在焉的叶明俊过来玩耍着,自个儿取了架子上的貂皮大氅披上了,就要同她一块儿回去。(.)

明绣愣了愣,乖乖的任由他替自己披上厚厚的鹤羽斗蓬,一边被他包进了大氅里头,一边奇怪道:“你怎么不多玩一会儿?”

“难得有时间,回头陪陪你。”周临渊也没回头看玩得正高兴的郑老道等人,只是又拍了拍明绣的肩,示意她赶紧走了。明绣这才看了哥哥一眼,心情略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跟叶明俊赌气又吵完架之后,周敏那边不见动静,可能是那日她骂得狠了。这几天周敏都没有再过来请安,贺氏却还是照常过来,虽然还安静乖巧的样子,不过眉宇间多了些欢颜,明绣不用问,就猜得出来应该是她最近跟叶明俊之间关系应该很好才是,应该自己那天晚上跟叶明俊说的话还是起了作用。周敏现在如何她不知道,但明绣猜得出来,哥哥应该是用内宅当作了平衡两个女人的手段,目前看来,另一个当事人没出现,倒不知道好不好用。

时间一晃一年就这么过去了,今年过夏时,远在西夏边垂的小国派了贵族过来进贡。隆盛帝要招待使臣,走不开来,连带着周瑞宁也没能过来得到。如今他年纪大了些,每日课程越发繁重,连以前每两月过来休息两天的时间也办不到,想儿子的时候,明绣就自个儿跟老公一块儿回京城呆呆,郑老道也一块儿,他得跟着明绣一块儿回京教周瑞宁武功,周瑞宁这些年底子打得好,再加上他年纪小,筋骨还没长固定。这时慢慢打基础是最好不过了,往后学武功事办功备,应该成就会比他父亲周临渊要好一些。

周敏这两年倒是消沉了许多,不过叶盈玉则是慢慢长大了,如今会喊些简单的字,叶明俊虽说心里对周敏还有疙瘩。但对自己这个女儿倒还是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贺氏这一年中药也吃得不少,偏偏就是没能怀上孩子,眼见着周敏的女儿都能蹒跚学走路了,她肚子却还没个动静,唯一令她稍感安慰的,就是当初御医令那句往后要想再有子嗣,颇有些困难的话,这个事情令贺氏感觉又喜又忧――欢喜的是自己怀上孩子,周敏也跟自己差不多的倒霉,御医令那句从此以后子嗣困难的话,令她如今还暗自偷笑放心不已;可忧的则是,周敏往后就算不容易再有身孕,再加上叶明俊又少去她那儿,可她再不济还有个小丫头傍身,而自己则是连丝消息都没有,祥阳王府那边几乎不怎么管她了。

贺氏就是再傻,也看得出来自己爹娘应该是要有放弃自己的意思了,她以前还嘲笑周敏不受宠,得不到宫中皇帝的宠爱,就算是公主,可是落地凤凰不如鸡,自个儿如今处境跟她差不多了,才发觉情况有多难熬了起来,幸亏叶家也没有因此嫌弃自己,甚至没有要仰仗岳家的意思,因此叶明俊也没有因此看不起自己,冷落自己两分,反倒是比起周敏来说,她显得要受宠许多,叶明俊除了每月去周敏那儿坐坐,看看女儿之外,除了自个儿独处的时间,几乎一个月有七八天就歇在她这儿的,贺氏每回看到周敏咬牙切齿的模样,心里就暗爽,不过她更清楚,这一切是从一年多前开始的,那时正正是周敏得罪太子妃的时候,叶明俊的态度,贺氏不用猜就想得出来,因此一边暗地里嘲笑周敏得意忘形的同时,更是对自己敲起了警钟,对待明绣时再也不敢丝毫的马虎大意。

时光飞逝,众人之间倒像是形成了一种私下特有的默契,周敏不再往明绣这边过来,贺氏风雨无阻的每日过来给明绣请安,态度恭敬而细致,叶盈玉如今已经是足三岁了,她倒是每日由奶娘抱着过来给明绣请安,已经快四岁的孩子,长相倒是可爱,不过那性子却是不敢恭维,也许叶家只得她一个小孩儿的原因,极霸道,才不过三岁的年纪,平日由周敏自个儿带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娘胎时就吃得好,这会儿看起来比人家五六岁的孩子还要敦实,叶明俊倒是挺喜欢这个唯一的女儿,将她性子养得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到明绣这边时虽然稍能收敛一些,小孩子本能的察觉到哪些人是自己可以撒泼使混的,有些人则是不能随意折腾的,不过也就是稍微收敛一点儿而已,大多时候依旧是骄横蛮状。

“也不知道她性子是随了谁!”明绣刚送走贺氏以及叶盈玉等请安的人,就不由满脸疲累的倒在了沙发上头,一副累得不想说话的模样,偏偏想到刚刚叶盈玉的蛮横,又忍不住开口吐槽。冲何翠翠道:“你家墨哥儿倒是乖巧安静,跟叶盈玉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奴婢家的那小子,哪里敢与公主的女儿比较。夫人您真是的。”何翠翠嗔了她一句,虽然能听到有人夸自己儿子,何翠翠也高兴,不过她还知道,明绣这两年与叶胆俊之间关系紧张又尴尬得很,要是被人知道她喜欢自己家的儿子超过她的亲侄女儿,估计这两兄妹间又得生出不少事端。叶家的这位大姑娘性子是娇纵了些。是周敏惯出来的,她的打算人人都知道,估计就怕是自己生的女儿,往后她的孩子被人遗忘到世界角落,毕竟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她这一切也是为了给自己女儿打算。

“怕什么!”明绣也知道何翠翠的顾虑,不过因为周敏两兄妹变成如今这样默默相对无语的情况,她想起来还是满心阴霾。再想到那个如同混世小魔王般动不动就嚎啕大哭,吵得人脑袋要炸开的叶盈玉,脸色又沉了起来。没好气道:“她自己生出来能教成这样,还怕别人说了。”虽然叶盈玉如今还算是她唯一的侄女儿,不过明绣想到这胖得跟个球一般的姑娘时,不但没有丝毫的好感,反倒是因她性子觉得厌恶不已。

“夫人您何必与她计较。”何翠翠知道她是气得狠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温柔的端了杯花蜜过来放她面前,一边伸手揉捏着她肩膀,一边细声安抚着。

明绣也实在是拿叶盈玉没办法了,今日一大早的过来请安。一个没注意,就跑到她屋里去了,不止是要霸道的拿她妆枢里的东西,丫头阻止之后,一下子推了人家后脑勺撞到了床头柜上,当下那丫头后脑勺就磕破了。血流了满地,那姑娘不止是没吓到,反倒是冷笑了两声,也没管她,连忙就要人将这丫头抬到外头扔了去,明绣责备她时,她还振振有词,说是一个贱婢,死也就是死了!小小年纪,就如此的心狠手辣,也不知道是谁纵出来的,明绣当场就十分心寒,斥责了她两句,这丫头满脸不快的神色,恨恨的瞪了她一眼,没礼貌的自个儿跑了,这会儿想起来明绣还觉得胸口疼,虽然知道自己这么大把年纪,不应该跟小孩子计较,尤其是自己亲大哥的嫡亲女儿,可她心里就是忍不住,一想到当时叶盈玉满脸不在乎的神色,这会儿她还觉得心里厌烦得紧,她回头看了何翠翠一眼,问道:“那受伤的丫头安置好了吗?”看何翠翠点了头回答了,明绣这才舒了一口气:“让人给她送两钱银子过去,好好休息几天。”

“就是夫人您才珍惜奴婢们的生命。”春华听到她交待时,答应了一声,目光柔和得能滴出水来,屋里其它的丫头婆子也是一脸感动之色,明绣倒是没想到自己这样还令人感动了,也没说什么。

那叶盈玉闯了祸回去时,也不知道怎么说的,第二日贺氏来了明绣小楼没多久,那厢周敏带着女儿过来给明绣请安了,或者是觉得自己女儿挨骂了,心里受不了,过来替她找回场子。明绣正在由着春华替她梳头发,一听到周敏母女过来,就冷笑了两声:“让她们母女在外头候着吧!先让贺氏进来。”那来报讯儿的丫头听了,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来,欢快的答应了一声,出去了。

回复明绣的话时,周敏的脸色极为难看,叶盈玉也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唯有贺氏,低着掩去了嘴角边的一丝笑意,这才带着丫头婆子率先进了明绣的房门。

“娘亲,她不愿见咱们,咱们回去就是了,懒得在这儿等着,我可是饿了!”叶盈玉等了一会儿,有些站不住了,她今年已经满过三岁,照理来说是吃四岁的饭了,不过她人却是长得极胖,一张原本还算精致的五官被她脸上纵横白嫩的肉挤得倒是看不出小时的可爱模样来,不过皮肤倒是顶顶的好,又白又嫩的,笑起来时眼睛眯成弯月形,倒也可爱,不过她一笑时,下人们都害怕她,这小姑娘人小,可是她的心肠可不小。做她房里侍候的人,时时都绷着一张皮,最怕的就是她笑的时候却是又狠又凶的种种手段。

“胡说八道!”周敏心里慌了慌,难得斥责了女儿一句。叶盈玉当下不爽快了,这些年她被宠得边儿了,周敏对她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手上也怕摔了,恨不得将心窝子也掏出来给了她,哪里像这样斥责过她,一看周敏板起的脸。叶盈玉脾气不痛快了,狠狠将她手一甩,自个儿背转了身来,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哼!”

“玉儿!”周敏看女儿这样,心里虽然不舍,但脸上倒是板了起来:“这是你姑母,更何况她是太子妃,往后你要想嫁得好。还得靠她,你这没眼色的,也敢去得罪了!”前一句时。周敏声音还大了些,说后来的话时,弯了腰,借着给女儿整理领口的动作,在她耳朵边轻轻说了出来,一边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叶盈玉此时还小,不懂嫁人之后有好处是什么意思,不过见母亲低了头了,她心里倒是骄傲好受了一些,看了她一眼。表示自己接受了她的道歉,对于她说的话,却是没放在心上,只是嘴里应付了两声:“女儿知道了知道了。”声音娇娇脆脆的,但里头的不耐烦周敏却是听了出来,眉头倒是皱了一皱。

她正想要跟女儿说说话时。就有人出来传话,说是太子妃已经起了,这会儿正唤公主和大姑娘进去。周敏就点了点头,笑着和那丫头说了两句,看叶盈玉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按捺下了想教教她的想法,反正回去时再说她也成,牵着女儿进了屋里去。

明绣看到这母子俩进来时,眉头就皱了皱,也没唤她们坐下,不过叶盈玉却不管这些,她刚刚在外头站了许久,早已经累得狠了,这会儿一进了屋,一屁股就坐到了沙发上头,一边看着春华道:“春华,给我端碗燕窝粥过来。”她倒是知道东西也要找好的点,明绣眉头皱了皱,春华此时正在帮她布菜,听到叶盈玉吩咐,犹豫了一下,看了何翠翠一眼,就要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她,去帮那叶盈玉盛燕窝粥,明绣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深深在心里开始反省起自己是不是以往对这孩子实在是太纵容了一些,一点规矩也没有,如今没给自己请安,就大剌剌的吩咐她屋里的人,而且还不挑小的使唤,平日不是挑春华就是何翠翠,昨日做了那样的事情,不止是没反省,这会儿还要吃自己碗里的东西。

深呼了两口气,明绣见春华已经拿了个空碗要给叶盈玉盛燕窝粥了,她一下子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要吃什么,自个儿回去弄,你们要有钱,吃熊掌龙肉我都不管,跑到我这儿来装什么主子,你还不够格!”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实在是没什么面子,不过这会儿明绣看叶盈玉极不顺眼,她本来也不是一个脾气多么好的人,昨日这丫头弄得人家险些去了一条命,脑袋破了这么个大洞,今日又当作没事儿人一般,这心肠可真够狠的。

周敏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这女儿就是她心尖上的肉,昨日叶盈玉回来哭诉时,她还觉得她大题小作了,自己的女儿性子如何她是清楚的,这会儿看明绣当真对着她的面也这么责骂自己女儿,她当下有些忍不住了,看了明绣一眼:“小姑子,你怎么能这么说玉儿?再怎么说,她可也是你侄女儿!”

“七公主请自重!”明绣看她开口,也忍不住笑了,几年没过来给自己请过一回安,这头一回过来就要给自己对上了?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正好,她早已经忍耐不住了,这两母女不知道怎么回事,吃自己的住自己的,如今倒是越发横了,不止是大的敢对她面喊,小的也敢打伤打死自己的人,不当自己是一回事不说,如今还正大光明要分享自己东西了。要不是看叶明俊面子上,她凭什么要忍着周敏?恐怕是一块儿住得久了,周敏倒当真忘了自己身份了。

“这礼仪规矩,看来我得从宫中找了嬷嬷过来好好教教你,几年没学了,倒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了吧?你嫁到叶家来是不假,不过也不要忘了我身份,我能让你嫁过来,自然也能让你自个儿收拾了东西滚出支!”明绣笑得欢快,又坐了下来。看叶盈玉赖在沙发上,准备大哭的模样,就朝一个婆子喝了一声:“她要再哭,就拿板子过来打她手心。给我重重的打!”

“你敢!”周敏又惊又怒,也不知道在说是她不敢让自己滚出去,还是在说她不敢打自己女儿。但不管她说的是哪一样,明绣也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凭什么不敢?”她冲那婆子挥了挥手,一边说道:“还不快去?”

那婆子答应了一声,出去了,没过多时。果然不知道是从哪儿折了一根枝芽过来,那断口处还带着水珠,显然是刚弄到的,叶盈玉不相信她真敢打自己,毕竟以前明绣虽然会对她皱眉,但可从来未打过她,这会儿就算看到了枝芽,也不惧。扁了扁嘴,一下子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明绣看她这模样。有其母必有其女!冷笑了两声,冲那婆子喝道:“还不过去打,给我打二十下,重重的!”

原本以为她不过是开玩笑的,不过这会儿她又重复了一遍,显然是极认真了,那婆子回头看了周敏一眼,答应了一声,举了这细枝条就往叶盈玉走了过去,她也是从太子府一块儿跟着明绣过来的。以前也是宫中的人,叶盈玉见她果真过来,又哭又闹还踢人的撒泼,那婆子脸上还挨了几脚,当下心火更盛,本来从宫中出来的。这慈悲心就没多少,要不是刚看明绣面子,以这叶盈玉的性子,还真早下手了,这会儿被一踹,心里哪里还忍得住,连忙将叶盈玉压紧了,狠狠在她掌心上抽了一下。

“啊!~~”叶盈玉惊天动地的尖叫了起来,显然这一下力道极重,她刚刚不过是撒泼而已,这会儿却是真哭了,她原本白嫩的掌心上,立马出现了一条红印儿,等十下过去,手掌早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像猪蹄一样。周敏心疼得眼泪纵横,偏偏她让人给架住了,动弹不得,女儿那尖叫声像是打在她心上一般,更恨明绣了许多,旁边贺氏安静看戏,心里一阵痛快,她这两年早恨叶盈玉得不行了,原本她还没起过什么恶毒心思,但这叶盈玉人小心思却恶毒,害了她好几回,有两回险些命也去了,偏偏叶明俊觉得她人小,不过是恶作剧,她要真计较,倒像是显得小肚鸡肠了,因此心中早存了一口恶气,偏偏拿她没办法,每回见着她时都绕道走,心里早恨不得叶盈玉去死了,这会儿看她挨打,爽快得眉眼间立马就舒散了开来。

“你这死贱婢,竟然打我,你这不要脸的死婆子,死后千刀万剐的……”叶盈玉开始还哭着,后来却是一边哭一边骂,骂得恶毒又阴狠,许多词语明绣也想不出来,听到这些,更是大怒,看她肿得跟猪蹄一样的手,又耳边听到她用可爱的童音骂着各种恶毒的话,当下心里火起,又冲那婆子道:“再打二十!”

那婆子答应了一声,她也是被叶盈玉骂得早忍不住想一把掐死这姑娘了,这会儿听明绣的话哪里还有放松的,连忙又加大了力气,每一下都像是使出全身力气般拍她掌心,周敏听到那‘啪啪’的打手掌声,哭得跟个泪人儿一般,泪眼模糊的看着明绣:“你是要我们母子死么?玉儿不过是个小孩子,你就狠得下这样的心……”

“教你们母子规矩呢!”明绣冷冷看了她一眼,越想越是火大,为了这么一个女人,自己与从小相依为命的哥哥已经闹到了这份儿上,如今她还不死心,这会儿看来确实是自己这些年来太过心慈手软了些,反正已经跟叶明俊关系都是这样了,倒不如真将周敏给收拾起来,出了自己心头的这股恶气才好。这么一想,明绣也不客气了,回头给春华吩咐:

“你过去给太子递个信儿,就说请他从宫中找几个严厉的嬷嬷过来,要有各种手段的,就算过一些也没关系,我就不信这个邪,还教不好这俩了!”

听她铁了心的语气,周敏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她在宫中多年,自然知道宫中一些严厉嬷嬷的手段,这会儿听到明绣的话,当下也忘了哭。像是也没注意到女儿在尖叫一般,看着明绣说不出话来。

周临渊估计是早看明绣忍了这么久,心里受不住了,不过一直憋着没开口。这会儿得到妻子的首恳,当天夜里,宫里就送了十个嬷嬷过来,第二日周敏两母女被明绣派去的人押着过来请安时,周临渊也没走,就守在妻子身边,经过一夜。周敏脸色有些憔悴,叶盈玉则是一只手包在纱布里头,看着明绣的目光满是怨毒与痛恨,一个小小的孩子,目光竟然这么歌剧,他眉头皱了皱,眼里就露出寒光来,他一向信奉只要对自己有危险的。不管他多大年纪,都要提早将危险掐死在萌芽状态,叶盈玉这样可是犯了他忌讳。当下就冷哼了一声:

“哼!”

叶盈玉对这个平日没见过几回面,冷着脸的姑父还是有些害怕的,看了他一眼,才不甘不愿的别开头去,捂着一只手,哭丧着脸没有再说话。

这什么人哪!小小年纪的就这样,明绣气得心口疼,强忍住了胸中的各种厌烦,回头指着那一溜站着,满脸和善的嬷嬷道:

“这是给你们两母女请的教养嬷嬷。想必七公主离宫多年,早忘了宫中教的各种规矩,如今我再找人回来教教你,什么叫上下尊卑!”一句话,就点出了自己跟周敏间的矛盾,完全是没有顾念丝毫情谊了。这些嬷嬷也是个人精儿似的,哪里听不出明绣话里的意思,看着周敏时,就少了之前的顾忌,眼里就透出一丝狞意来,笑了笑,有人上前来福了一礼,冲明绣道:

“奴婢们有幸为太子妃分忧,请太子妃放心,奴婢们定将差事办得妥妥当当的。”

“嗯。”听她们理会了自己的意思,明绣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周敏母女二人一眼,冷笑道:“务必将这二人教得知分寸了,如果不懂,不拘什么手段,如果实在不堪大用,咱们叶家也不要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人。”话里已经带上了杀意,周敏打了个冷颤,看着明绣,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般,说不出话来,她一直觉得自己能摸到明绣的底线,不管怎么闹,她都不会撕破脸把自己怎么样,最多冷着她罢,这人心慈手软的,又不会杀人,这会儿怎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周敏心里害怕了,叶盈玉却是听不懂明绣话里的意思,只盘算着自己回去之后,怎么将这些姑母送来的婆子给折磨死,才方消自己心头之恨,脸上就露出狰狞之色来!她年纪小,还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就被屋里的人瞧在了眼里,那几个嬷嬷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实则心里已经冷笑连连了。明绣刚刚还觉得自己的话有些重了,最多也就是恐吓周敏母女的,这会儿看到叶盈玉的表现,冷笑了两声,索性不管了。只是将十个嬷嬷分成两队,一边五人照顾着周敏母女,实在是叶盈玉不是省油的灯,她平日屋里人消耗最多,侍候她的,有死过的也有消失的,也不知道这丫头小小年纪,心肠怎么狠成了这样。

一边将嬷嬷安排了,看周敏面色苍白的样子,明绣还开口:“按照惯例,你们身边该是有两个婆子一个妈妈以及六个丫头侍候的,不过这会儿多出六个人,周敏身边的两个婆子和妈妈都消下来,六个丫头也再减两个,叶盈玉身边也是这样……”

“我不干!”明绣话还没说完,那叶盈玉就已经尖叫了起来,周临渊看她愤怒怨毒的样子,想也不想就伸手将自己手里还端着的茶杯向她砸了过去,力道还不小,那丫头被正巧砸在肩膀上头,‘蹬蹬蹬’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下意识的伸手捂着肩,已经疼蒙了,话也说不出来,周临渊却不管她,只是看着她微笑:“大人说话时,你最好懂些规矩,如果不懂,太子妃自然会请人来教你,如果再不懂,那你活着也是个废物,不过是玷污叶家名誉而已,明白了吗?”

周敏心下一寒,嘴巴张了张,说不出话来,却是着实害怕了,她怕周临渊,从小就怕,这个六哥一向阴晴不定,可是却是个狠角色,她相信这话他说得出来就做得到,也真怕女儿不知天高地厚将他惹恼了,到时他真做出什么事情来,不顾明绣的体面,真将叶家大小收拾了,别人也说不出话来,几位兄弟他都能下得了手,更别提自己母女了。周敏正担心着,幸亏叶盈玉也不是真傻,她只是娇纵惯了,没人敢管着她,这会儿见周临渊的脸色,下意识就害怕,连忙咬了咬嘴唇,点点头,目光中泪珠点点,说不出的可怜,怯生生道:

“明白了。”

没料到周临渊竟然能对付她,明绣出乎意料之外的看了周临渊一眼,心里倒真松了一口气,她实在是受不了叶盈玉这性子了,周临渊就算不出手,她今日也不会姑息养奸要出手的,这会儿她能闭嘴那就是正好,周敏母女身边的嬷嬷被安排了下来,那些被踢除的,周敏身边的人面如死灰,而叶盈玉身边的,则是一副逃出生天的庆幸模样,只差没有对着明绣感恩戴德的叩头谢恩了,等明绣叫走时,一个个忙不迭的就逃了,深怕叶盈玉喊自己,连从主子身边大丫头,被贬到厨房,众人也是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

叶盈玉原本是想折磨这几个嬷嬷的,就像以前她对那些可怜的丫头们做的一样,谁知这回却碰到了硬钉子,首先,她以前一直生活了多年的习惯被打破了,不管是在她吃饭睡觉或者是坐着的时候,总有人提醒她规矩,叶盈玉开始还想像以前一般,让人堵了这开口嬷嬷的嘴,让人拖她下去狠狠打一段,可是这回,这五个嬷嬷团结成一团,更何况这几人完全不吃她这一套,也不怕她,反倒是她们人多,除了一些房里的粗使下人之外,就她们团结力量最强大,接着叶盈玉发现,自己使唤不动人了,自己时常会被人逼着做针线女红,如果不做了,那么不客气,这几人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几根扭在一块儿的藤条,会狠狠抽在她屁股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云孤传 只想在漫威咸鱼的我被迫屠神 洪荒:我被通天偷听了心声 军火大亨,从蜂群式无人机开始! 开局苟到了剑仙 直播之末法仙途 三国:曹贼!就你也想称帝? 我,修行界第一大编辑! 棺人请回避 戏精女配[快穿] 我靠吗喽表情包攻略夏油怪刘海 靠话疗拯救咒术界[综] 报告!老公长官已就擒 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 穿书之团宠顶流脾气超爆的 我上电视我也行 网游:有五个神职姐姐的我,无敌 奈奥斯特奥特曼 你不是我的菜 从木叶被流放开始 原神:我,刷短视频铸就世间最强 报告主神,有人开挂 没人比我更懂分解 带球跑后我选择把球送回来 穿越后我在古代做美肤顾问 别惹!裴总的小祖宗她心狠手辣 野蛮人的猎魔日常 绑定系统后女配她卷哭修仙界 邪神酱的星期一 夫人又恃美行凶 空间之农家女是团宠 斗罗之逍遥神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