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斗法

第102章 斗法

清水迈着轻巧的步子,在雪地上留下一行足迹,直到山神庙。

许是大雪覆盖了庙宇的残,飞檐挂上了晶莹剔透的冰。倒让这方神庙,一扫过去的冷寂枯败的景象,颇有些寂寂寥寥的孤高神气。

于门下顿住,清水道:“已经到了,又该做什么。”

沈炼并肩在她身旁,悠然道:“天地山川,并非总是有灵。有灵才有仙神。这山有灵机,血河才封她母亲为山神。此庙便是此山灵机汇聚之处,只消取了这方山脉的灵机,我便有法子让你借着灵机,施展咫尺天涯的神通。”

清水道:“若无灵机之后,此山会如何?”

沈炼微笑道:“凤凰非梧桐不栖,仙神非灵山不居。自此之后,此山就难有仙神驻留了。”

清水听后,沉吟道:“那也不是坏事。”

沈炼拍掌道:“也就你能轻易明白这个道理。”

为何清水说不是坏事,沈炼还大为赞同。所谓水之性善利万物,万物因水而生。然水之性至柔至弱,故曰不争。众人好高而恶卑,而水处众人之所恶也。此山失去灵机,便如水一般,普普通通,不见厉害,故而无争。

无争故无忧,方是天长地久之道。

当今世间的名山,反而未必会有一些普通的荒山存在久。www.qhdbu.com 比奇小说网

沈炼教了清水抽取灵机的法子,清水依法而行,顿时灵机都被牵引出来。她一个人还受不住这一山的灵机,故而容不下的灵机就散了去,弄得山间那些草木在凛冬之时,竟然抽发新芽,很快有些青葱的模样。

另一边阳光洒下来,照在青葱之上,像是给此山披了一层薄薄的青霞。

恰好此时有一位名士路过,瞧见此景,后来又问知此山无名,便照着今日情状,将此山取了青霞二字,由此流传开来。

只是过了好几年,名士再于凛冬过来游览此山,便不见如斯情景了。

不由大为遗憾,而跟他过来的友人,亦是扫兴而归。

青霞山错过出名的机会,倒是将名字流传下去,随着时光消磨,山下的居民,更无人知晓此山名字来历了。

这之后的事,清水自是不管,她凭借青霞山的灵机,施展咫尺天涯的神通,眨眼的功夫就越过千山万水,到了金光寺后山的对面。

元清跟三位禅主和月光禅师对峙,乃是当世顶尖修行者的交锋,容不得丝毫分神,竟也无人发现她到来。

这时天苍如血,血雨飘洒。

月光禅师如如不动,而三位禅主却全无声息,绕着元清飘飞,如同九幽之灵。

他们本来佛法高深,举手抬足都庄严浩大。但此刻血雨飘零下,不由得生出鬼气。说是对峙,实则已然跟元清交锋上,还受到一定影响。

元清背手握着元屠剑,身上连一根毫毛都没有动。

他这份静,远比月光禅师的不动来得深。

月光禅师使出高明禅定,如同潜在湖里。而元清以静制静,竟像是潜在无底深渊。

根本无法从外表,来判定他的状态,更遑论如何破去他的气机。

清水只看了一眼,便道:“我就说他不会输。”

她的眼力,已经是世间第一等的高明。这轻轻一眼,便是佛门其余禅主,或者另外三大道宗的宗主,都不会比她看到更多。

沈炼道:“倒也未必。”

清水生出疑惑,忽然心中一动,侧身望去,竟不知何时身边多了个神情阴厉的血袍人。他腰间别着一口血色长剑,上面竟有尸山血海的气息汹涌而出。

方圆百里的元气,一时间竟全数被这血气污染,同满空血雨搅合在一起,终于天完全黑了下来,不见星月。

元清终于从那种静寂的状态下脱离,目光撕破黑暗,先是一惊,又是一怒。

因为他看到了清水,又看到了黄泉子。

清水是被黄泉子挟持了么,元清本就泛起波澜的道心更加起伏,体内那股杀机再难抑制。双眸尽是血色,充盈怒火。

但在这种状态下,他对局势的判断更加清晰。三位禅主的法力波动,毫无遮掩的被他看破,连同月光禅师体内那颗佛舍利如何泛出丝丝缕缕的佛力,给予他庞大力量,都教元清看个通透。

他像是技艺登峰造极的庖丁,对手便是被他看破所有结构的牛,随时等着他无厚入有间。

杀人不再是一种让他排斥的行为,反而升华到道的层面。

元屠剑在这样的形势下,悄然而出。

虚空竟泛起淙淙水声,那是一曲天然的乐章,教人陶然忘我。

法显最先反应过来,扔出手里盘了数百年的天珠。这串天珠足有二十四颗,乃是仿照燃灯古佛的二十四诸天的法意,沉浸了数百年佛法后,每一颗珠子,都有一山之力。

平常时候,法显如此打出去,就算对方炼成道家元神,亦得遭受重创。

只是在剑光泛起的水声下,天珠失去了应有的威力,原先饱满的色泽立时灰败,呼吸间的功夫,就成了飞灰。

数百年来,性命交修的佛宝湮灭,导致法显立时吐出好大一口鲜血。

一行和智玄如何能想象法显禅主竟在一击之间,就被元清重创。

好在他们虽然未曾预料到,但气机早在元清动时,勃然而发。

一行挥出禅杖,激荡出风雷之声,迎上那击毁天珠的剑河。无匹的气势,竟有倒转乾坤的大威能。

另一边法显已经止住伤势,手里不停,拍出大手印。

他虽然有了伤势,但大手印的威力丝毫不减,竟后发先至,赶在禅杖之前,击中剑光。

水声静默,剑河竟有调头的趋势。

这一击,足以现出法显的佛法究竟如何深厚。

只是暗夜下,难有人瞧见他神气的枯败。如同一截朽木,随时都可能散掉最后一点生机。

智玄凌空漫步,好似优昙花开般高雅,伸出晶莹光洁的手指对着元清凌空虚弹。无声无息的劲风,竟穿透一切阻碍,悄然降临元清身上。

元清轻哼一声,身上破出三个血洞。

推荐阅读:

训练家从芳缘开始 重生之暖男的自我修养 职场秘事:我的火爆女上司 崽的亲爸竟是顶级豪门大佬 惊世弃后倾天下 古董下山 断崖渡江 直播:开山伐庙,你管这叫村医? 与你情同陌路 无限放映厅:开局播放奥创灭世 这只兔子有点萌 一念吞天 [三国]陛下何故谋反 世界第一婚 一人执宋 纵然万般品行低劣 斗罗之开局攻占圣魂村 星空一瞬之日本金融家 咸鱼崽崽在无限游戏当团宠 洪荒:悟性逆天,被通天模拟人生 我真不是全能天王啊 末世从种田开始 追凶者 我被直男支配ing 混在魔法世界的修真者 [综武侠]归途漫漫 腹黑萌宝药神娘亲霸道爹 我的学习变质了 腹黑仙宠:女修封神 全民族长:还好我会强化 玄幻:我从徒弟身上刷属性 我跟域外有联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