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富家子随意设家宴,穷书生囧态画人生

第二天一早,柳生起床吃过早餐回到宿舍,正在百无聊赖之时,天逸来了电话,居然是邀请柳生到他家做客。

柳生接到邀请,去吧太过唐突,不去吧又无所事事十分无聊,左右为难之际,电话换到了老爷子手里:“我说柳生呀,你不是要搞勤工助学吗?我帮你找了一家,嗷,对了,你们军训的时候,我给你说过的。我是这样想的:这几天不是放假嘛,我想你在学校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到家来,一来呢你可以过来散散心,也可以陪天逸玩玩,二来呢你可以顺便到那家去看看。怎么样?小伙子,我看你就不要推辞了,啊。过来吧,我们等着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柳生只能答应了:“那行,叔叔,我马上过来,谢谢您了,叔叔!”

“小伙子,别客气,有什么好谢的!除了兄弟之情,同学之情就是最珍贵的!现在的孩子,独生子女那么多,都鲜有兄弟姊妹,同学之情就更为难得了,对不对?好吧,就这样,让天逸给你说说怎么走,免得你迷了路。要不,接一下你,怎么样?”受到老爷子情真意切的邀请,柳生再推辞就有点说不过去了,难免不好意思的应承了下来:“我想就不用接了,叔叔,我想我能行的。”

“好吧,就这样,也算你到大城市适应适应吧,下来就让天逸给你说说,说说你怎么坐车吧。”听着老爷子始终体贴入微的话语,柳生一股暖流涌遍全身,同时,一个奇怪的念头涌上心头:这老爷子,一点官架子都没有不说,待人还蛮亲切的嘛,那他到底是个多大的官呀?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还是急忙答应了下来:“好吧叔叔,听您的!”随后,柳生不免认真听着天逸出校后怎么坐车,在哪里倒那路车,然后在那下车,到什么小区,到了小区对门卫又怎么说,那幢楼就到了等等事宜。实际上,柳生跟着天逸已坐过好几回公交车了,何况还有开学时坐公交的“勤工俭学”之旅呢,很快就到了天逸家所住的海景别墅区,来到门卫,柳生说到同学家,并报出了天逸的大号,门卫倒是十分的热情,好像来的是天逸似的,恭恭敬敬的放行了柳生。

柳生进得小区来,那个美呀,就没法说了:先不说金碧辉煌、错落有致的别墅群,单就小区中的假山、喷泉,小桥、流水,宽敞的大道、通幽的曲径已让人目不暇给了;尽管已到了中秋时节,各色时令花卉依然在形形色色的珍稀树种之间争奇斗艳,不眼馋简直由不得你呀。那个美呀!什么公园,可能一些名胜也不过如此吧!美中不足的是,哪怕处处巧夺天工,似乎还是缺少了那么点自然的灵气。

柳生缓缓地看着小区别墅标号前行,尽管只能在别墅的空隙中隐隐约约看见飘渺而遥无边际的海面,海腥味倒是越来越重了。说实话,尽管柳生来到这座海滨城市已快一个月了,但他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能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大海,情不能自已,竟然撒脚丫就跑,然而,没跑多远,就被一道漂亮的围栏及围栏内姹紫嫣红的私人花园挡住了去路。花园是很漂亮,但此时大海似乎更吸引人,可花园横亘于他与大海之间,不就十来步之距嘛,就是遥不可及而无法逾越!柳生只能无奈的挠挠头,远远地、无助的遐想着海浪一波又一波拍打着海岸的场景,难免胡思乱想了起来:大城市的有钱人就是任性,看样子,连大海都能买得下了!

看了一会儿大海,柳生收回目光就观察起花园来了:原来这个花园与一幢别墅相连,在别墅的后边有一个通过花园到海边的小道,要是想到海里玩玩,那简直就像在自己家里串门一样便捷,oh,mygod!原来,城里有钱人是如此生活的!我可怜的父母呀,你们整日价面朝黄土背朝天,东山的日头往西山送,从黄土里一年就刨出那么一点点可怜巴巴的口粮来,吃饭时连碗都要舔了,你们能想象出城里有钱人的生活吗?

胡思乱想之际,柳生突然想起此行的目的,遂抬头观察,仔细看了看别墅编号,oh,mygod!这不就是天逸的家吗?这哥们,家里竟然如此的漂亮,可得好好鉴赏鉴赏了,兴冲冲就往天逸家跑,脚步还没伸出,突然又想到,这哥们,原来出自如此奢华之家,难怪乎行为如此乖张了!就我这穷酸样到他家做客,合适吗?自己倒也就去还是不去的犹豫了起来。管他呢,他乖张他的,我穷酸我的,反正是同学,已经来了,看看再说,决心下定,不免来到别墅大门,坚定地摁响了天逸家的门铃。

一个打扮入时、漂亮的小姑娘开的门,大概是天逸家的保姆吧。柳生还未来得及对开门的小姑娘说明来意,天逸和老爷子已从别墅内迎了出来,老爷子还在说着什么“总算来了”、“欢迎、欢迎”的客套辞令,天逸不容分说,左手一把拉住柳生右手,将自己的右手搭在柳生肩上,问长问短的就向别墅内走去,柳生一句话也插不上,只能尴尬地对老爷子笑笑,随着天逸进了别墅大门。

进得门来,开大门的小姑娘给柳生面前放下了一双拖鞋之后就出去忙她的营生去了。柳生想:大概是自己也要换上吧,可那么好的鞋子,自己能穿吗?嗷,对了,城里人大概都这习惯吧,怕弄脏了地面,对了,一定是的!不免偷偷地斜眼观察了一下,一尘不染、油光铮亮的米黄色木质地板,茶几周围还铺了一层毛茸茸的地毯,比自己家爸爸炕上铺的羊毛毡可漂亮、珍贵得多了,客随主便,人家让怎么做就怎么做吧!想毕,也就坦然地脱掉左脚鞋子换上,可在换右脚的时候,却又犹豫了起来,原来,自己仅有的一双袜子右脚底早就红杏出墙了。为此,在自己小的时候,妈妈还常常骂自己是“吃衣费食的”,这也太丢人了,还是别换了吧,想毕,犹犹豫豫的又将换好了的左脚鞋子换了回来,木桩似的杵在原地,真如芒刺在背,瞬间浑身大汗淋漓了起来。

天逸在客厅等了一会儿,不见柳生进来,过来发现柳生满头大汗的杵在那里,狐疑的问道:“我说哥们,咋啦?空调开得这么大,够凉快的了,咋还满头大汗的?”柳生好生汗颜,但对天逸还是能够实话实说的,不免压低声音说道:“哥们,我脚底下露真容了,我怕红杏出墙,多不礼貌呀!”天逸一听,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事呀,我也可以一睹你们家红杏的芳容了。”说毕,也压低了声音说道:“没关系,过会儿找个机会,换一双我的不就得啦,快点换吧。”这时,从客厅传来老爷子的声音:“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快点过来,说来听听,我也高兴高兴。”柳生无奈,只得换了鞋子随天逸来到客厅。

大家分宾主坐定,老爷子问道:“喝点什么,咖啡、啤酒,还是茶?对了,我怕你喝不惯咖啡和啤酒,还是茶吧,这可是雨前茶,正儿八经的西湖龙井,尝尝?”什么雨前茶、西湖龙井的,柳生闻所未闻,自己连茶也是不怎么喝的。爸爸每天天不亮就会起床,先酽酽的煮一罐罐罐茶,吃一点妈妈烙的饼子就下地干活了,曾经好奇,自己偷偷地尝了一点,一点清香也没有,实在太苦了。不过,客随主便吧,也就勉强的点点头,心想,尝尝也许是好的!又一个打扮入时、漂亮的小姑娘端来一杯茶水放到柳生面前。

柳生瞟了一眼,茶具洁白铮亮,玉石还是瓷器都难于分辨,只见一缕热气从茶杯中袅袅升起,动都不敢动了:这么好的东西,自己用用,该不会落得个像刘姥姥在大观园中用过的茶杯一样的下场吧!对了,城里人不是都用一次性的杯子吗,不免怯生生地说道:“叔叔,我怕弄坏了,还是用一次性的杯子吧。”老爷子倒是很随意的说道:“没关系,瓷的,也值不了几个钱的,这个卫生,喝吧,啊。”

“好的,谢谢叔叔。”柳生也就只好端起了茶杯,还未喝到嘴里,一股清香便迎面扑来,茶水淡绿清澈,还别说,自己真的还有点渴了。柳生虽然喝着茶,既怕脚底露出真容,又怕喝茶露出窘相,不免小心翼翼的一面将脚丫往沙发底下戳,一面轻轻地押着,还别说,真香,比爸爸的罐罐茶好喝多了,可惜的是,就是太淡了点。

老爷子看着柳生喝茶,无意中发现柳生一个劲的将脚后跟往沙发下面硬塞,未免有点狐疑,细看时才发现柳生穿的是一双白色运动袜,心里想道,这后生,还真懂礼貌,可能是因为自己匆忙间穿了一双白色袜子的缘故吧,可能有点不怎么好意思了才这样的,遂侃侃谈道:“柳生呀,不要拘谨,是不是因为穿了一双白色的袜子,有点不好意思呀!没关系的,尽管穿着也是需要讲究的,到了家里,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就不要拘谨了,啊。”

“爸,说什么呢!”自柳生进门后,天逸将柳生交予老爷子后,就一直坐在柳生对面沙发上玩着他那该死的手机,并未留意柳生的举动,听到老爸说到了柳生的袜子,突然意识到了柳生可能的尴尬,遂急忙接着制止起老爸来了:“你又要宣扬你那金正昆的什么该死的礼仪了,烦不烦呀!常在我耳边叨咕就够烦人的啦,还要传授给人家柳生呀,真是的!”天逸说完,也不管老爸的感受,笑着对柳生说道:“走,别听我爸那老掉牙的什么礼仪了,我带你到家里转转。”柳生无奈,用求助的目光看了看老爷子,看老爷子点头许可了,这才起身,拼命的隐藏着右脚后跟,倒退着、很是难为情的向老爷子请示道:“叔叔,那我就和天逸玩去了。”老爷子不仅对儿子的粗鲁没有生气,反倒十分开通的答应了他们:“去吧,去吧,等会儿天逸妈妈来了,咱们就吃饭。”

柳生离开了老爷子的视线,才敢大胆的观察起别墅的布局和内部陈设来:这是座三层楼的别墅,一楼是客厅、饭厅、盥洗间什么的,客厅非常大,大到什么程度,自己也没法说,凭感觉,似乎与拍球场差不多大吧,中央正对客厅大门U字形摆着一圈十分高档的真皮沙发,沙发后面高低错落的各色盆栽花卉围成一道天然屏风,东、西两侧各有一根宽敞的旋转式楼梯一直通向二、三楼。柳生随天逸走在楼梯上的时候才发现,楼梯上可将一楼的陈设一览无余:在正南方有一个门,大概是通往别墅前边花园和海边的吧,从别墅南门到东南拐角处一直向北延伸到西边楼梯处,于盆栽花卉之后到临窗位置之间,是大概一个半踏步高、约两米宽的长条型的木质平台,每个窗户下均布置有一个高几,高几东西向面对面各放置着一对圈椅,大概在冬天既能晒晒太阳,也能喝喝茶或下下棋什么的。二楼和三楼正中是空的,一根粗壮的灯柱从三楼屋顶吊将下来,吊灯底部稍低于二楼楼面,灯具与饰物几乎无法分辨,傻子都能想象出,此灯在夜幕下开启后给整个别墅带来的金碧辉煌!上得二楼,主要布置的是老两口的用房,可能老爷子是北方人的原因吧,主人用的房屋主要布置于南边,有小客厅、卧室和临时办公室、书法间什么的。三楼则是天逸的用房,什么卧室、学习室、练琴室等等,当然还有保姆的卧室,以及附带的几间客房什么的。两人来到三楼过道,天逸对着迎上来的一个水蛇腰、眉目十分清秀的小姑娘说道:“拿一双我的袜子送到我的卧室来。”说完领着柳生进了他的卧室。

柳生进得房门,宽阔无垠的海面立刻跃入眼帘,柳生来不及欣赏天逸房间,迫不及待的奔到窗前,打开窗子就欣赏了起来。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天高云淡,海阔天空,湛蓝的海水,翱翔的海鸥,海浪似在亲吻巨人伸出的脚丫一般,堆雪叠银般不知疲倦的一次次向珍珠般的海岸沙滩献媚。啊,简直太美啦!湿漉漉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海腥味,不过,怎么还夹杂着一股不怎么令人向往的嗅味,难道是自己的鼻子出了问题?正在柳生觉得不可思议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天逸声音:“哎,哥们,快点关上!臭乎乎的,难道你闻不来?”天逸的话尽管印证了柳生的判断,也就否决了自己鼻子出问题的怀疑,可还是莫名其妙的问道:“怎可能!这么好的环境,那里来的臭味?”

“嗨,还不是人太多嘛,近海污染呀,你以为是你们的大山深处呀!”天逸尽管对“近海污染”说得轻描淡写,还顺带着挖苦了一番柳生的“大山深处”的不堪,可柳生闻言反倒十分的得意了起来,竟然侃侃而谈卖弄起家乡的“大山深处”来了:“哎,哥们,还别说,我们大山深处的空气就是比你们这里强!假如是在暮春时节,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呀,黄灿灿一片,那个美呀,用煞是好看简直形容不了其美之一二,如果你在田埂散步,或者看书什么的,简直就像泛舟于黄金锻造的花海一样,清新的空气中透出淡淡的清油香味(这小子,可能是自己想象的吧?)还夹杂着丝丝甜味,看着那蝶飞蜂武的场面,有时候,我都想化作一只蝴蝶或蜜蜂什么的参与其中劳作一番了。”柳生忘情的述说着,突然发现天逸呆呆的疑惑的看着自己,不免也疑惑的问道:“怎么,不信?”更加可气的是,天逸竟然带着不屑的神情说道:“不就是个烂山沟吗,有那么美吗?”

“怎么,烂山沟就不能美啦?不服气呀,我再给你说说我们那里的一绝:见过丁香花吧?她可在任何城市都值钱得不得了的,在我们那呀,只不过是柴火而已!每当丁香花盛开的季节,白的、紫的、红的,碧树绿草之中,悬崖石缝之间,漫山遍野都是,不光好看,那迎风阵阵飘来的幽香,简直令人有化外欲仙之感!给你说,就连有的人家的茅坑墙外都是(这小子,说的可能是他的恋人家吧,莫非他的恋人在他心目中都是一绝了。)如果你有闲情逸志,上得山来,闻着丁香花正在飘飘欲仙之际,突然肚子弄腾了起来,要让你重回人间,你蹲在那高山之巅,是否能生出“一览众山小”的豪情壮志来,咱就先不说了。你只需默默地欣赏着忙忙乱乱的大千世界,嗅着丁香花香,排泄着身体中的破烂杂碎,不管香的还是臭的,那都是纯天然的呀!说白点,就是拉泡屎也是一种享受呀!啊?哪像你们这,厕所还要喷香水,就像有些女人不施脂粉简直没法让人看一样,什么都是假的!是不是?啊哈哈哈。”天逸正听的入迷,也在遐想之际,没承想这小子来了这么一出,竟然取笑起城里人来了,照柳生胸部轻轻捣了一拳,笑着说道:“你小子真能胡说八道,拉屎都拉出诗情画意来了。”转眼发现晴雯(天逸给该女私下取的昵称)在门口偷偷地笑着,遂对着她说道:“来了也不啃一声,笑什么笑!”晴雯扭着水蛇腰来到天逸跟前,忍着笑说道:“不说两个大学生说话没普,尽说些不着四六的话,还怪怨人家笑呢!”说完,撇下袜子扭身就走了。

天逸看晴雯离去的背影,笑着对柳生说道:“哥们,你看这尤物像不像晴雯?”柳生闭眼想了想说道:“还别说,真有点晴雯的韵味!”柳生说完转向天逸,死死地盯着他接着说道:“我说哥们,你们家到底有多少丫鬟仆人呀?”天逸带点纠正口吻的说道:“说什么呢,什么丫鬟仆人的,都是些保姆,一共四个,三个打杂的小姑娘,一个做饭的阿姨。”柳生一边换着袜子,一边还不依不饶的问东问西:“都够一口之家了,都干些什么呀?”

“一个打扫卫生,弄一下花园什么的,就是开门那个;一个帮帮厨,端端饭,招呼一下来宾,就是给你上茶的那个;晴雯主要负责我的日常起居和学习、生活用具什么的…”柳生听到这里,急乎乎的插了一句:“我说哥们,标准的公子哥了,该不会也像晴雯伺候宝玉洗澡一样,弄得满屋子都是水吧?另外一个呢?”天逸可能被说准了,举拳又要打柳生,柳生只能求饶,还是疑惑的问道:“怎么没见阿姨?”

“和做饭的阿姨买菜去了。”柳生听说后吃惊的问道:“什么,阿姨还亲自买菜呀?”天逸不无醋意的说道:“还说!不是要招呼你吗,我妈就亲自买菜去了,显得重视你呀。不过,在我的印象中,我妈亲自买菜还是头一回。我就不明白了,她怎么就那么的喜欢你呀!”柳生还真有点受宠若惊了,急忙煌煌然说道:“这哪敢当呀。”天逸反倒轻描淡写的说道:“也没什么!”可看见柳生手里居然拎着刚刚换下的臭袜子,一份东寻西找的样子,急忙捂住鼻子说道:“臭烘烘的,还不快点撇了,还找什么找呀?”

“有塑料袋吗,拾掇拾掇还能穿的,撇了多可惜呀。”天逸继续捂着鼻子说道:“臭烘烘的,快点撇了,我给你再送一双行不行呀!”

“就是再给十双,这也不能撇呀,好好的。”柳生说完,顺手从天逸的写字台上抽出一张纸包上,装在裤子口袋里。天逸只有气得躲得远远地,任凭柳生在自己房间上跳下窜胡乱观摩了起来。

转眼到了午饭时候,上茶的小丫头来叫两人吃饭,老两口热情地招呼柳生坐定,那个丰盛、规矩呀什么的,任你想象去吧,反正咱是不会说了!至于柳生在什么样的氛围、心情下吃完的饭,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好不容易等大家吃完饭,柳生向老两口打了个招呼,就急呼呼的拉着天逸穿过别墅花园来到海边,一来他实在是太想看海了,二来他知道,天逸嫌他裤兜里揣着臭袜子的缘故,老是躲得远远的。来到海边,柳生急忙掏出裤兜里的袜子,认真洗好后重新装好,笑着对天逸说:“哥们,这下可不臭了,就别躲了,啊,哥们。”天逸无奈,只得陪着柳生在海边嬉戏瞎玩了起来。

天逸爸妈在别墅二楼隔窗看着儿子开心的与柳生戏水的场景,心里总算好受了许多:这小子,尽管顺利考上了大学,可小时候的那个灵透劲一点都没了。想想小时候,爱音乐、喜唱歌、好运动,那成绩是多么的使人骄傲啊:唱歌、钢琴、书法、兵球,那荣誉、那大奖,简直是数不胜数啊!怎么长大后就成了这德行:不是与小区内一帮坏小子瞎混,就是没完没了的玩他那该死的手机,一点儿聪明灵透劲也没有,真拿这小子没办法!唉,看来,找柳生伴读还是对的。

“让他们玩会儿吧,咱们休息一下,下午再说。”老爷子说完,顿了顿接着对老伴儿说道:“嗷,对了,让那个叫什么晴雯的,给他们拿把遮阳伞去,这太阳毒的,别又给晒伤了。”说完,老爷子就先去休息了。

也许是柳生高涨的情绪感染了天逸吧,天逸竟然拉着晴雯,三人就一起在海边疯玩了起来。大家疯玩了一会儿,天逸该午休了,三人回来,天逸给柳生安排了休息的地方后也就休息去了,柳生反倒死活无法“休息”了,是呀,自己一个早上的所见所闻,几乎比自己十八年的经历还要多,也许说小了,可能比父母一生的见闻还要多吧?真是应了家乡那句老话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呀!钱呀,钱,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哼,还什么玩意儿,肯定是个好东西呀,只要有钱,就能改变你的人生。可是,怎么才能弄到钱呢?有钱人的钱到底是怎么来的?嗷,对了,不是都说“知识改变命运”吗?也许,好好学习才是将来挣大钱的最好出路,对,一定是这样,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挣好多好多的钱,帮助哥哥娶媳妇,让父母,对了,还有家乡的父老乡亲们都过上好日子。柳生胡思乱想谋划着自己今后的人生道路,反倒给呼呼大睡了起来。

推荐阅读:

龙语法师 我真的没想装逼啊 钓系玫瑰 让你上场抗压,你丫搁这乱杀?天榜无欢 继承人和长孙 血脉永生 天降婢女 无相魂尊 姬昭洛苏 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 鬼楼魅影 模拟修仙:开局全点悟性了 让你直播,没让你重写上下五千年 八方尊者 终极至尊强者 梦的解析 文艺大宗师 祁爷,你媳妇儿要跑路了 潜规则教皇 重生之偏执三爷甜宠 初唐:砥砺前行无言不信 末世之我合成就变强 剧情制造者 狗头先知 权力巅峰:从基层公务员开始2 江湖剑心 我有一卷降妖谱 都是时神的错 霍格沃茨疾风传 顾先生,一吻成婚 惊人的数字 精灵:御兽时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