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痴少年迷茫觅良方,帅公子游戏玩刺激

国庆七天长假才过去了两天,看样子,为了第一份来之不易的勤工助学机会,还不得不不务正业一次了。第二天一早起床,柳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软件飙车,尽管自己从来没有玩过游戏之类的东西,但毕竟是学软件编程专业的,尽管对学业涉掠不深,通过自学,已然多少有点基础,玩起来并非十分吃力,但要和沉溺其中已有经年的少年相比,自己还是多少有点技不如人的感觉,操作起来多少还是有点不太熟练之嫌。柳生尽情的玩了会儿,肚子有点提意见了,自己也就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行,不能让一个小屁孩牵着鼻子走!更不能因此而荒废学业,使其沉溺其中,得想一个事半功倍或者万全的办法!

柳生离开电脑,来到食堂草草吃了一点,在回宿舍的路上,他开始反思对成铭的应对之策:要对症下药,就必须找准症结所在,要找准症结所在,就必须分析清楚这小屁孩的所有毛病。对,这个思路是对的,就这么干!柳生开始回忆他与那个小屁孩接触和交流的过程:www.zjgze.com 八戒小说网

那天,柳生进入小屁孩书房后,发现他正在全神贯注的玩着电脑游戏,出于礼貌,柳生“帅哥、帅哥”的叫了好几声,这臭小子居然头都没抬,一声都未啃。第一感觉,这小屁孩目中无人,由此判断,这狗什么日的,对,狗什么日的!柳生心里狠狠的想着,这狗什么日的肯定是个唯我独尊的家伙,可能是家长、亲朋好友,甚至是周围邻里娇惯、溺爱的结果吧,不要说爱人、尊老爱幼的观念,这狗什么日的连点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对,就是这样!

面对当时的情景,柳生强忍屈辱,出于本能,甚至于讨好的心态吧,顺势坐在了小屁孩旁边的一台电脑旁,手还没有触及鼠标,小屁孩突然爆发了:“讨厌,别动我的东西!”柳生本能的说道:“陪你玩还不行吗!”幸亏门是关着的,柳生真想朝这狗什么日的沟子(屁股)上来上那么一脚,可好胜心还是使他强行压住了心头的怒火,柳生看了看小屁孩所玩游戏,小心翼翼的打开,突然好奇心促使,对小屁孩说道:“帅哥,咱俩比比,咋样?”小屁孩不屑的用鼻孔哼了一声,以示同意,两人就玩了起来。由此判断,这狗什么日的全无是非观念,任何事情都是率性而为,一切的出发点全凭自己的好恶而已。

柳生笨笨拙拙的玩了半天,偷眼看来一下小屁孩的举动,发现他玩起来的那个得心应手吆,简直就甭提了,突然灵机一动,想试试小屁孩的反应灵敏度,遂突然大声喊道:“呀,赢啦!”谁知这小屁孩反应是十分的敏捷,随即大喊:“胡说,你耍赖。”说完,似乎还不过瘾,并将鼠标在地上摔得粉碎。由此判断,这狗什么日的既不知惜福,更不懂爱物,不要说知晓稼穑之苦了,连财富是何物都无从谈起。

柳生见状,反倒将自己给逗乐了,这小屁孩还有如此大的脾气,不过好在好胜心还是很强的,柳生倒想逗逗这小屁孩玩了,居然还就真的耍起赖来:“谁耍赖了?谁耍赖了!”小屁孩见状有点怒不可遏了,越发气呼呼地指责柳生道:“就你,就你!”柳生倒好,先是坐正了身体,极力忍住了想笑的冲动,不慌不忙的心平气和的说道:“帅哥,别急,拿出点男子汉的气度来,说说,我怎么耍赖了。”

“就你耍赖,你说你赢了!”小屁孩说完,依然气呼呼地,甚至带着点因委屈而愤怒不堪的表情看着柳生。柳生看这小屁孩上套了,强忍住得意之情,依然微笑着说道:“我是怎么说的我赢了,我说我赢了吗?”小屁孩似乎还没发现自己上套,依然不依不饶气呼呼的说道:“你说啦,你就说啦!”柳生闻言就越发的得意,依然淡淡的,但却是很坚定地说道:“说说,我是怎么说的,当然了,是原话了,啊?我的帅哥!”

小屁孩开始认真的回想,少刻气呼呼地说:“你说,‘呀,赢了。’可不是说你赢了。”柳生看小屁孩已经上当,终于洋溢着得意地神情说道:“是呀,我是说过‘呀,赢了’的话,难道就是你说的‘我赢了’?再说,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你的说的,对不对?所以,我想,我说的‘赢了’指的是阁下您啦,帅哥,您看呢?”小屁孩闻言情绪稍微缓和了点,思索片刻,好像柳生说的似乎有理,尽管是不怎么服气的,但还是带着点洋洋自得的口气说道:“当然是我赢了。”柳生看时机已经成熟,该到摊牌的时候了,遂笑嘻嘻的接着说道:“当然是你赢了!”说完,随即将声音突然来了个高八度:“你赢了就牛皮了,是不是?天下就放不下你了,对不对?都快要上中学的人了,连一句话都听不清楚,你牛什么牛,啊?站好了!你赢一个比你更牛皮的试试。”尽管在气势上震慑住了小屁孩,但柳生还是敏锐的发现了,小屁孩还是不怎么服气的!柳生遂缓和了语气:“说说,是不是不服气?”小屁孩尽管没有刚开始的那么骄横了,可还是嘟嘟囔囔的说道:“输了就是输了,还耍赖。”柳生强按住心头的兴奋,大声说道:“对,说得好!‘输了就是输了’,没问题,我输了,你赢了,这是事实!”柳生说完,蹲在小屁孩面前,温柔的说道:“帅哥,你玩的这款游戏,是好玩,但还不够刺激,想不想玩更刺激的?”小屁孩基本上已经被柳生所折服,一听柳生还有更刺激的,眼里立马放出异样的光彩,使劲点了点头。柳生见状,压住了心头的狂喜问道:“敢不敢跟我比试?”这小屁孩,这次可一点点都不含糊,居然不假思索的说道:“敢!”柳生简直得意死了,态度也就缓和了许多:“好!就这样定了,我回去找软件,咱们下周六正式比赛,行不行?”这小屁孩,居然又不假思索的答应了:“行!”柳生站终于达到了目的,起身回到原位坐下后就接着引诱了起来:“不过,我还有个条件。”成铭,这小屁孩,只要你陪我玩,什么条件似乎都能答应了,只见他缓步来到柳生跟前,但态度坚定的说道:“你说。”

“如果我侥幸赢了,你得做我的学生。”成铭似乎想都没想,真诚的而坚定的说道:“行,听你的。”柳生那个兴奋呀就甭提了,但还是忍住了,只是装作十分高兴的样子说道:“好!就这样定了。”顿了顿之后,柳生转变了语气,带着点恳求的语气接着说道:“不过,我现在就想给你上上课,愿意听吗?”成铭尽管不是十分的愿意,但还是礼貌的说道:“您说。”柳生敏锐地察觉到了成铭对自己称呼的变化,心里还是甜蜜蜜的,也就给小屁孩上起课来:“帅哥,记住:不管你遇到什么样的对手,赢了就是赢了!要相信自己,但要做到胜不骄、败不馁,而不是在弱者面前不可一世,在强者面前却胆小如鼠,明白吗?”成铭怯生生的点了点头,声音很低,但还是小心翼翼的说了“明白”两个字。柳生压住狂喜乘胜追击道:“那好,从现在开始,待人接物要有个大家子弟的样子,起码要礼貌一点,特别是对自己的父母和长辈,起码要为父母争点气,能做到吗?”成铭显然被触到了疼处,有点犹豫起来,柳生适时开导道:“没关系,有啥说啥,咱们都成朋友了不是,愿意做我的朋友吗?”成铭似乎对柳生的提议还是很愿意的,爽快的点了点头,但还是十分顾虑的样子“只是”、“只是”了两声。

“说吧,我替你保密。”柳生说完,成铭还是吞吞吐吐的说道:“我也想为父母争气的,只是爸爸不理我了,妈妈整天又无精打采的,我又能怎么样!”柳生来时已经知道了成铭父母的一些大概情况,虽说他生在也算是大款之家吧,父母暂时也没有离异,但比单亲家庭也好不到那里去,自己对这小屁孩倒是产生了不少恻隐之心,明知道自己对其家庭状况根本无能为力,闻言还是不知轻重的承诺了起来:“父母是父母,咱的没办法,但你却是你自己的,我们可以先将自己活得精彩一点,对不对?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试着做做你父母的工作,不过,你得先振作起来,行吗?”至于柳生的陈诺是否能够做得到,成铭似乎也没多想,倒是十分愉快的答应了柳生的建议:“行,听您的。”柳生看目的基本达到,为了进一步加深感情,试探着提议道:“那行,我就先做一回你的学生,教教我怎么玩,好吗?”这小屁孩一听可来劲了,两个人也就愉快的玩将了起来。由此看来,这小屁孩尽管稍有不顺心之事,要么暴跳如雷,要么破罐破摔,但是,这臭小子好胜心奇强,人也聪明,还是有一定的挫折商的,心底也是很善良的。只是,也是最为关键的,现在竟然迷恋上了网上飙车。必须先把他从虚幻世界中拉出来,对,拉出来,怎么拉?必须先让他彻底折服,就只有从他最感兴趣的地方入手了,看来,自己一开始的决策还是对的!只是,如何才能彻底降服他,看样子,必须先赢了比赛,可就自己目前的水平,怎么才能赢他呢?

绞尽脑汁的思考,终于灵机一动有了办法,看样子只能从软件入手了。对,就从软件入手,找一个最为刺激的软件加以修改,这样,一来能够吸引他,二来他也就和自己在同一起跑线了,如果还能随心所欲地驾驭软件,就必赢无疑了。对,就这么办!柳生决心已定,回到宿舍,下载了大堆飙车软件,都试着玩了一把,尽管有些软件模拟了一些城市实景,真实性不错,不过,不是以积分,就是以对某项任务的完成与否来确定胜负的,就是没找到一款像赛车一样,在同场拼杀的,还是不够刺激。终于找到了一款,还是比较刺激的,但与自己的要求还是相去甚远,先凑和着吧,试着改改再说。

一款软件是想改就能随便改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但这小子还就那么干了!还别说,这小子还真有点邪乎劲!大二第二学期就修完了软件编程专业设置学分,中间还自修了什么建筑设计绘图的部分课程,到大学毕业的时候,还差不多修完了第二学位生物学专业设置学分,就差那么一点也就完成了跨专业双学位的目标,还真有那么一点韧劲和邪乎劲,自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忙活了一早上,连个“码”都未能解得开,何谈修改!

这小子还真有一股百折不挠的劲头,尽管学的东西不多,花了一天的功夫,最终还是解开了下载游戏的编程密码,柳生心里甭提有多得意了,那个成就感呀,简直就像二十来岁就能弄个什么镇长、副县长当当的还要惬意,简直是美死人啦!

别得意地太早,解码,那才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要修改程序,什么道具、指令的一大堆,简直就像乱麻一团。柳生忙活了一天,几乎理不出头绪,就开始有点气馁了起来,真想打退堂鼓了事,可就是有点不甘心,特别是怕天逸笑话他,对,还有天逸这个祖宗在盯着自己,绝对不能如此趴下!对了,老师对自己不错,向老师求援吧。

放假前,老师说他的一个课题需要在国庆期间加班。柳生来到老师的实验室,吞吞吐吐的说明来意,老师尽管对自己这个得意门生抱有很大的希望,但一听柳生想干之事,立马反对:“不行,这牵扯到知识产权,再说了,修改一个程序,不是玩的,不要说一个本科毕业生,就是一个硕士毕业生也不一定能够在短期内拿得下来。”我的妈呀,还这么复杂!柳生看老师反对的态度不是十分的坚决,认错、耐心说明初衷、反复央求,至于知识产权,自己的目的达到就行,保证自己不拿它来生财,弄好后还可以交予老师管理。

柳生的决心和真诚终于打动了老师,老师还是很赞赏柳生的,随后,对他做了严格的规定和要求,并指点了几招,在关键部位鼓捣了几下说:“就看你的悟性了。”实际上,技术就是层窗户纸,对有缘人来说一捅就破。废寝忘食、通宵达旦,也就三四天的光景,柳生居然弄出了大概雏形,真想与人分享一下,对了,天逸这小子不是说要来帮我吗,假期都要结束,就是这样帮我的!该不是和他的那个什么叫晴雯的小保姆在一起粘糊吧?柳生想到这里,突然想起板香,又撕心裂肺般的疼了起来,我可怜的香妹呀,怎么一点音信全无?你在干什么呀?真想急死我呀!

三章约法、三章约法,可恶的三章约法!

真想给板香打个电话,告诉她这几天自己所干的一切,让她也分享一下自己的快乐!唉,有什么可分享的,绞尽脑汁,还是遭人白眼,难道只是为了那么几个臭钱吗?值吗!唉,人生就是这样,有钱人身在福中不知珍惜,没钱人,累死累活,就为了活命,志气一点说,只是为了过得更好一点,唉,谁让咱的身居社会底层,是**丝一族?怎么回事?年纪轻轻就如此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还是干正事是正经!柳生又精力高度集中的玩了起来。

“嗨,哥们,不错呀。”天逸什么时候进的宿舍门,柳生都没有发现,还真吓了一跳。柳生大概对天逸讲了一下修改软件的过程和玩法,两个人就对玩了起来。玩了一阵,天逸兴奋的说道:“太过瘾了,你这款游戏不光刺激,简直可以说是十分的惨烈和血腥呀,哥们,你太牛了,这游戏太对我的胃口了,我已前之所以不玩飙车游戏,是因为太乏味了,哥们,我简直崇拜死你啦!”柳生闻言,心里立马凉了半截:自己设计的这款游戏,有意设置了一些血腥的场面,譬如过于追求速度无法驾驭导致撞击路边设施、两人斗气相互超车甚至相互撞车等等,以此模拟的车毁人亡场面,初衷只是要提醒玩游戏之人,现实中飙车的残酷性,可不是追求什么“惨烈和血腥”呀,这不是事与愿违吗?看来,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就像水果刀可以用来削、切水果,也可以用来杀人一样,至于其功用的发挥就看它的主人的意愿了!不过,如果自己的这款游戏难于实现自己设计它的初衷,可不是害了那小屁孩吗!怎么办?还能怎么吧,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看来比赛是非进行不可了,慢慢再想办法消除其负面效应吧。

假期还剩最后一天,也就只好由天逸对软件提出意见,由柳生来修改,两人也就边玩边改、边改边玩了起来,柳生似乎********专注于软件的修改和玩游戏上面,反倒是天逸,居然发自内心的对柳生佩服了起来,柳生倒也浑然不觉,不知不觉中假期就过去了,软件也改的差不多了,真想比赛的哪天早点到来。

推荐阅读:

从开辟神话纪元开始 无限囤货:带着亿万物资爽疯了 三国之超级霸主 重生之位面商店 狼抬头 城里套路深 助理建筑师 永夜神行 穹元突破我有六个外挂 调教武侠 综视:正妻钟小艾,打造郭氏王朝 暗夜邪魔 修仙没有系统怎么行 星际位面奸商 以梦为马,不负昭华 斗帝神话 我那开挂的儿子和闺女 女皇驾到之夫君来袭 变身之最强包租婆 七日向往的生活 诸界玉虹衣 玄幻之万界兑换系统 说好制作烂游戏,泰坦陨落什么鬼布洛芬战士 从流量到天王巨星 嫡女回京,惹上禁欲太子被撩翻了 三三的睡前故事 异能重生:少女阴阳师 倾城第一懒妃 批量大明星 猪八戒来也 脑补全世界 许少的白月光夫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